无非是诚恳与自由

有大诚恳在,可见出真的性情与大的胸怀。有自由之心境,可言语无碍从心所欲应对自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