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了,熊宝贝

从什麽时候开始笑话也分冷的不冷的了,人类爱把我当冷笑话的题材,是因为我住在北极?没错,这边冰天雪地的,光想想这白皑皑的雪地,是有够冷的。

我们北极熊一族都是严肃认真的,抓鱼的下水姿势必须统一,上岸的统一先是右脚。我们不爱笑,活在这种冰冷环境中的物种,连情绪都是恒温的,不急不缓,别想在我们脸上看见惊讶的表情,永远不做疯狂事。

像你们听过的那个冷笑话一样,我也的确想过去南极找企鹅玩,路遥远,没有人和我一起走。对于企鹅,我也不确定他是否愿意和我一起玩。我这一打算,要是被北极熊朋友知道,连笑我不切实际的话都不会说。因为有人喜欢冷冰冰,有人只关心猎物,有很多人心裡,并没有留位置装下这麽一个小小的你。

没有人看出我打算出走的念头。被两极拉扯着,熟悉感扯著自己,遥远的期盼吸引着自己,我在原地无法动弹。嘴上什么都不想要的人,最贪心,因为什么都想要。

看见了吗?这边的冰川已经一点点消失了,也许某年某月某一天,我们会再相见,再见了,熊宝贝。

一流猫奴,二流文案狗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主页看更多
请勿拍打喂食 支付宝 扫一扫